陕西煤业化工集团 陕煤股份
【改革开放40周年系列征文】那时光荏苒的故乡变迁
发布时间:2018-11-09 11:41:57 来源: 编辑:彭兴仓 点击:

离开家乡来到煤矿,转眼间已过去了很多年。

当我扎根在这里的时候,总会挂念着依旧家乡在耕耘土地的父亲母亲。如今,打起电话,父亲总是说让大家尽管放心,现在农村变了样,生活也很自在,只有不懒,谁都饿不上,日子过得红火着哩。

回想从小至今故乡在时光荏苒中的变迁,不得不让人感慨万分。

三十多年前,我出生在陕南的一个偏远山村里。虽然改革开放已经过去了十年,可是对于偏远的家乡来说,改革的春风对于世代耕耘在土地的父辈们也只是刚刚填饱肚子。每年粮食收回后,父母亲总是要将一部分粮食精挑细选,那是要给国家上交的税粮啊!“种地纳粮,天经地义”,自古以来,在土地上耕耘的农民们把纳粮早已当成了自己的责任和义务,一早起来,父亲便扛起了早已准备好的粮食去了粮站,傍晚还未回家,在那个“交流基本靠吼”的年代,母亲很是担心,大家只得去远处接接父亲。终于见到父亲了,却见父亲满是惆怅,母亲知道,今年纳的粮可能又被克扣了斤数了。

我知道父亲心疼的缘由。故乡在高山之上,土地贫瘠不说,连种地的化肥都要从山底下一袋袋扛上山,那时候扛一袋化肥雇人需要五块钱,可是父亲和母亲舍不得那五块钱,那可是从土地里刨出来的钱啊!父亲和母亲就在农忙之前,购好肥料,自己用肩膀一袋袋扛回家,母亲早已积劳成疾,腰也不好,可是她依然用柔弱的肩膀扛着“希翼的家”。地里的庄稼全靠天吃饭,遇到旱涝,收成就会大受影响,纳粮就成了父亲母亲的心病,每次纳粮前,他们总是会惆怅许久,若遇顺利完成任务,父亲都会高兴的喝上几盅。转眼间,我和哥哥上学的时间到了,虽然只有几块钱的学费,父亲和母亲也很焦虑,毕竟家里能够变钱的东西就剩柜里的那些粮食了。篝火旁,母亲为我和哥哥纳着鞋底,父亲一盅盅的喝着酒,煤油灯下衬着父亲涨红的脸,“明天再卖两袋麦”,父亲猛喝下一杯酒后斩钉截铁的说。

我在上学的时光里长大,在历史的课本上,我学到了中国几千年的纳粮历史。作为传统的农业国家,在重农抑商的古代,“初税亩”“两税法”、“一条鞭法”、“摊丁入亩”等涉及的农业政策体现着统治阶级对于农民管理的变迁。然而,一无变化的是农民始终被土地所束缚,历代封建统治者始终未能跳出农民负担越减越重的“黄宗羲定律”。

2006年,在农村历史上应该被铭记的一年。中国农民交了几千年的“皇粮国税”正式被取消了,对于在土地上耕耘的父母亲来说,无疑是让他们最开心的事情。而后,国家的政策对于农村越来越倾斜,种地不仅不用交钱,而且还有国家的政策性补贴。在土地上辛勤的父母亲也终于放下了耕耘带来的负担感。

虽然远离了故乡,可是每每回到故乡看到的变化总让人惊讶。几十年间,村里不仅告别了煤油灯时代,通上了水泥路,更多人还盖上了小洋楼,时光让故乡变了样。父母亲再也不用担心温饱问题,土地也不再是以种植粮食为主,继而种上了经济作物,技术和资金帮扶让故乡的农民们增收增效。同时,搭载着改革的便车,“南水北调”“陕南大移民”“精准扶贫”……故乡的变迁依然没有停止,一如我从农家子弟成为煤矿工人,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从大山里走向了城市,在城市里安居乐业。

人们总是希望诗和远方,离家久了才发现,其实,诗和远方都在故乡。40年的改革开放,40年的故乡变迁,时光在岁月中书写着美好的诗情画意,期盼着故乡越来越美好。(编辑单位:双龙煤业)

友情链接:

版权所有:胜博发胜博发sbf868
地址:陕西省黄陵县店头镇   邮编:727307 技术支撑:黄陵矿业信息中心
Copyright(C) 2011 Huangling Mining Group   E-mail:txzx@hlkyjt.com.cn

陕公网安备 61063202000102号   陕ICP备案05006082号-1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