陕西煤业化工集团 陕煤股份
企业机关王文军小小说——忠诚
发布时间:2019-04-12 15:50:30 来源: 编辑:王文军 点击:

小时候在农村生活时“结交”过一位好伙伴儿,它叫黑子,是村儿里鳏居的崔大爷所养的一条瘸腿的土狗。

黑子生下就天生残疾,见狗主人嫌弃,一旁的崔大爷就要了回来。刚抱回来的时候,黑子眼都睁不开,驼背的崔大爷用油黑的露着棉絮的褥子裹着,像得了宝贝。天下着鹅毛大雪,崔大爷冻得通红的脸高兴得绽开了花。这个小生命的出现,让年轻时就死了媳妇孤苦一生的崔大爷,顿时有了精神支柱和情感依托。

冬去春来,黑子可以满地撒欢了,村儿里的人们经常会看到崔大爷背着手走在前面,黑子瘸着一只前腿,摇着尾巴紧紧跟在后边,驼背的老人脸上时常挂着满足的笑容。

黑子在同类中是“身残志坚”的典范。一天夜里,村儿里有个小伙儿嘴馋,瞄上了崔大爷家的那只下蛋的芦花鸡。崔大爷听见黑子在院子里低沉地叫了两声,等他披衣走到院儿里,黑子已将那小伙儿逼到墙角动弹不得。那人手里提着鸡,头上粘着鸡毛,两腿筛糠一样:“崔爷,快把狗牵开,我再也不敢了”。天一亮,黑子的威名就传遍了村子。

后来发生的一件事儿,彻底改变了黑子的命运。崔大爷那时侯给生产队看菜地,晚上就带着黑子住在菜园里,就在那段时间里黑子闯了大祸。由于“职责”所在,黑子把一个怀孕的农妇撵流产了,原因是那女人路过菜园时,顺手“捎带”了几根黄瓜。黑子听到动静,恶吼着就奔了出去,任崔大爷怎么喊都不回头。后来那女人的丈夫找到村委会,向支书哭诉:“不就是仨瓜俩枣嘛,放狗来撵,害我媳妇没了娃娃”。

村支书找崔大爷谈了话:“惹这么大的乱子,黑子自然难逃干系。”

老人自知不妙,但也无言以对。那一晚,崔大爷佝偻着身子坐在灯下想了很久,最后狠下心来,决定“大义灭亲”。

黑子蜷缩在院儿里的老槐树下,眼瞅着主人进了门,不自觉地往后缩。崔大爷手握着木棍,蹒跚着一步步走到黑子跟前,狠狠地骂道:“你这畜生,惹了这么大的祸,如何再留你!”黑子眼巴巴望着主人,感到大祸临头,不住地呜呜哀叫。黑子的悲鸣似乎唤醒了老人与狗相依为命的情感,他沧桑的脸上滚下两行浊泪,举在手里的木棍,在空中划了一道弧线,无力地扔在了一边。

闯下大祸的黑子虽然死罪可免,但活罪难逃。天一亮,崔大爷就把它带到了县城,天擦黑的时候,全村儿的孩子都看到崔大爷独自一人惘然若失的身影。

黑子捡了条命,但却被主人无奈地遗弃了。

第二天早上,天刚麻麻亮,娃娃们上学路过崔大爷门前的时候,却看见了一个熟悉的影子。

“是黑子!”不知谁眼尖,一眼认出了它。

原来是黑子循着原路找回来了,它用爪子不停地抓着主人的大门,兴奋的发出呜呜的急切的叫声。

黑子回家并没有让崔大爷高兴起来。他背负着沉重的内疚,不顾娃娃们的央求,再次将黑子送出了门。这一次,崔大爷走了百里多路,把黑子安置到了一个老伙计的家里。

没有了黑子,崔大爷又恢复了过去的沉默寡言,远远地走过来,总伴随着几声干咳,看上去,背驼得更利害了。

数月过去,冬天又来了。天上又开始飘起了雪花,这是黑子下生时被崔大爷抱回来的季节。

后来听村里人讲,那年第一场雪后的早晨,崔大爷打开院门的时候,门口蹲着一只瘸了前腿的瘦弱的狗。那狗身上披着一层薄薄的雪,见了崔大爷就呜呜地叫。

“黑子!”

崔大爷像见到失散已久的亲人,踉跄地跑出去,一把搂住瘦骨嶙峋的黑子,老泪纵横。

遭到主人遗弃的黑子从寄养的人家跑出来,在外流浪了几个月,成了名副其实的流浪狗。在那个人都吃不饱的年代,它是如何活着回来的,成了永远未解的谜团。千辛万苦找回来,也许是害怕再次遭到主人的遗弃吧,所以就在雪中,在主人的家门口,它默默地守候了一夜。

黑子的忠诚感动了村里人,没人再提它的过错。人们对这只有着传奇色彩的狗表现出了宽厚的包容。

数月流浪伤了元气的黑子几乎是皮包骨,加上在雪地里冻了一夜,非常虚弱,在回到崔大爷身边不久它就死了,被埋在主人院儿里的那棵老槐树下。

黑子虽然饱受了皮肉折磨和精神煎熬,但终于回到了养育它的家里,回到了主人身边。

常言道儿不嫌娘丑,狗不嫌家贫,养育之恩终生相报。黑子用生命验证了这句话,在寻找回家的路途中留下了一行忠诚的脚印。(编辑单位:企业机关)

友情链接:

版权所有:胜博发胜博发sbf868
地址:陕西省黄陵县店头镇   邮编:727307 技术支撑:黄陵矿业信息中心
Copyright(C) 2011 Huangling Mining Group   E-mail:txzx@hlkyjt.com.cn

陕公网安备 61063202000102号   陕ICP备案05006082号-1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